张国刚品读《资治通鉴》:北魏的“曹操”为何惨烈收场

发布时间:2018-06-24 21:13:37

张国刚品读《资治通鉴》:北魏的“曹操”为何惨烈收场

  尔朱荣何许人也?一般读者未必详知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他是北魏乃至北朝后期政局发展中最关键的人物之一。他曾经挽倾颓的北魏于既倒,又曾种下北魏王朝分裂乃至覆亡的根基。他是魔鬼般的奸贼,也是再造王室的功臣!

  尔朱荣何许人也?一般读者未必详知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他是北魏乃至北朝后期政局发展中最关键的人物之一。他曾经挽倾颓的北魏于既倒,又曾种下北魏王朝分裂乃至覆亡的根基。他是魔鬼般的奸贼,也是再造王室的功臣!

  冯太后和孝文帝的改革,把北魏的历史发展推向了鼎盛。盛极而衰的规律,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作用。而且盛的原因,恰恰构成衰的因素。魏孝文帝迁都洛阳,有利于加强对于全国的统治,俸禄制、均田制、三长制以及后续的汉化改革措施,推动了北魏经济与社会的发展。与此同时,迁于内地的拓跋鲜卑贵族,却也因为逐渐适应了中原的富庶安逸而纸醉金迷,从而埋下了乱亡的种子。

  499年4月,魏孝文帝崩于南征途中。太子元恪(482-515)即位,是为宣武帝。宣武帝时期,北魏已经在走下坡路,拓跋贵族竞相奢侈,迅速腐败下去。到胡太后执政时期,奸佞当道,民变迭起,尤其是北方六镇起兵,破坏了北魏的统治秩序。

  所谓北方六镇,是指北魏前期在首都平城(今山西大同)北部边塞地区,设置的六个军镇。包括沃野、怀朔、武川、抚冥、柔玄、怀荒等镇,位置在今内蒙古河套地区以东,阴山山脉以南地区。设镇的目的是为了拱卫首都平城,抵御柔然等北方游牧民族的侵犯。

  可是,迁都洛阳之后,鲜卑贵族沉湎于醉生梦死温柔乡,早就忘记了边塞地区的苦寒。边镇与洛阳的鲜卑贵族对于国家的前途有了两种不同的期待。孝文帝南征之际,太子元恂从洛阳逃归平城,反映的实际是鲜卑内部,对于国家发展的两种不同路线之争。如果接下来的宣武帝元恪、孝明帝元诩(胡太后掌权)时期,对于各方利益有所平衡,事情也许尤有可为,可是,胡太后与孝明帝争权,进一步恶化了朝廷与六镇的关系。

  胡太后是宣武帝的宠妃,为他生了长子元诩(510-528)。大约由于佛教的影响,大约由于汉化的缘故,大约出于对胡贵嫔的宠爱,元恪废除了“子贵母死”的旧规矩。胡贵嫔没有因为生了宁馨儿而被杀,相反宠爱有加。515年正月,元恪死后,其所亲信的大臣高肇、王显等被杀,不久,原配高太后被大臣废黜为尼,胡贵嫔从太妃升格为太后,垂帘听政。

  在执政初期,胡太后处事尚有章法,小叔子兼情夫元怿主持朝政,与权宦刘腾、妹婿元乂等人产生了权力冲突。520年,刘腾等利用她与小叔子元怿的暧昧关系,鼓动少年皇帝将太后软禁起来,长达五年之久。525年,胡太后利用母子之情,以及刘腾的去世,采取反制行动,除掉了元乂,重新掌握朝政。从此她就变得肆无忌惮、为所欲为:“自是朝政疏缓,维恩不立,天下牧守,所在贪惏。郑俨污乱宫掖,势倾海内;李神轨、徐纥并见亲侍。一二年中,位总禁要,手握王爵,轻重在心,宣淫于朝,为四方之所厌秽。文武解体,所在乱逆,土崩鱼烂,由于此矣。”就在这个当口,铁血帅哥尔朱荣,却舔着造反者的鲜血,迅速崛起。

  尔朱荣(493-530)出身契胡酋长家庭。契胡一般认为就是羯族的一支,世居秀荣川(今山西朔州)。传到尔朱荣这一代,为北魏边防镇将。尔朱荣生得皮肤白皙,长相俊美,是著名的帅哥,更是一员猛将,“神机明决,御众严整”。在抵抗蠕蠕的战争,倒不见得有何奇功,但是,每次内服胡族的反抗,尔朱荣都频频立功,所得封赏也逐渐提升。在胡太后执政时代,他已经屡次因为军功获得擢升,为使持节、安北将军、都督恒朔讨虏诸军、假抚军将军,进封博陵郡公,食邑1500户。526年八月,尔朱荣举兵袭取肆州(今山西忻县),自署其叔父为刺史,“自是荣兵威渐盛,朝廷亦不能罪责也”,进而任命为镇北将军。

  由于胡太后大权独揽,忌惮孝明帝,“由是母子之间嫌隙日深。”528年,胡太后与情夫郑俨、徐纥等人在清除了孝明帝身边的亲信后,又毒死了孝明帝元诩,谎称潘妃所生女儿为太子,即位称帝。几天后又称潘妃所生实为女孩,另立孝文帝之孙元钊为帝,年仅3岁。这给了一直觊觎朝廷的尔朱荣以兴兵问罪的借口。

  本来,尔朱荣的部将高欢就曾建议说:“今天子暗弱,太后,嬖孽擅命,朝政不行。以明公雄武,乘时奋发,讨郑俨、徐纥之罪以清帝侧,霸业可举鞭而成”。孝明帝则把尔朱荣当作对抗母后及其情夫郑俨、徐纥的外援。“密诏荣举兵内向,欲以胁太后。”尔朱荣以高欢为前锋,行至上党,帝复以私诏止之。此时,传来魏帝崩驾的消息,自然给了尔朱荣以兴兵靖难的口实。

  第一,“大行皇帝背弃万方,海内咸称鸩毒致祸。岂有天子不豫,初不召医,贵戚大臣皆不侍侧,安得不使远近怪愕!”此点指责皇帝死得蹊跷!

  第二,“又以皇女为储两,虚行赦宥。上欺天地,下惑朝野。已乃选君于孩提之中,实使奸竖专朝,隳乱纲纪,此何异掩目捕雀,塞耳盗钟!”此点质疑所立君主的合法性!

  第三,“今群盗沸腾,邻敌窥窬,而欲以未言之儿镇安天下,不亦难乎!愿听臣赴阙,参预大议,问侍臣帝崩之由,访禁卫不知之状,以徐、郑之徒付之司败,雪同天之耻,谢远近之怨,然后更择宗亲以承宝祚。”

  显然,这第一问、第二问,是胡太后及其情夫掩盖不了的。这第三问,就是要兴师问罪,改换国君。对于皇室而言,这是比东汉末年董卓进京更强有力的挑战。

  尔朱荣率兵向洛阳进发,朝廷乱作一团。胡太后派出的军队不堪一击,情夫们都各自逃命,胡太后自己削发躲入佛寺,并下令妃嫔们都出家为尼。是年四月,尔朱荣在进军途中,立长乐王元子攸(507-531)为帝。子攸为献文帝之孙,孝文帝之侄,是为敬宗孝庄帝。尔朱荣自任侍中、都督中外诸军事、大将军、尚书令、领军将军、领左右(即领左右千牛备身,带此头衔掌控皇帝身边禁卫),封太原王。六月,尔朱荣入洛阳,把胡太后及小皇帝都提溜到河阴,沉入黄河,又大开杀戒,屠杀了2000多位胡汉高官,朝廷为之一空。